• 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
  • WAP手机版 广告合作 保存桌面加入收藏 发布页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经验分享 > 好文分享

没有 “老板” 和 “996”,乐视靠啥活下来

2022-07-30 09:11:36流氓大叔网络转载

“乐视辉煌时、欠债时,我们天天在你们大厦底下排队趴活,现在乐视还在吗?” 乐视网(400084.OC)员工马赛打车上下班时,经常会遭到出租车司机调侃。

“我们就没有倒下过,只是现在还在爬。” 马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2010 年她入职时,工号排在两百多位,鼎盛时期两万多名员工跟随贾跃亭 “蒙眼狂奔”,转眼又跌入谷底,如今乐视网员工再次回到两百多位。

2022 年 7 月中旬,这家由贾跃亭创办于 2004 年的公司,在债务危机爆发 5 年后再度登上微博热搜,内容出人意料 ——“乐视员工过着没有‘老板’的神仙日子,无 996 无内卷”。

现在的乐视,究竟靠什么活着?

没有老板?

7 月 19 日,南方周末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的乐融大厦(原乐视大厦)。大厦地处东四环,总面积接近两万平方米,紧挨着亚洲最大的城市公园朝阳公园。

2016 年,这座大厦为贾跃亭融到 14.52 亿元,同年底,乐视债务危机爆发,这里挤满了大量前来讨债的供应商。2017 年,孙宏斌的融创中国(01918.HK)带来 150 亿,短暂的蜜月期后,双方对乐视的资产进行了切割。

2018 年年底,被视作乐视最优质资产的电视业务 “乐融致新” 剥离出乐视网,融创成为控股股东,乐视网为第二大股东。同年,乐视大厦更名乐融大厦。

时至今日,乐融大厦仍有超四百位员工在此办公,“乐”“融” 恰好体现了乐视目前两大核心业务板块:

以乐视视频为核心业务的乐视网,控股股东为贾跃亭,员工约两百名;以乐视电视、手机、智能生态产品为主营业务的乐融致新,控股股东为融创,员工两百三十人左右。

对于多位受访员工来说,乐融大厦似乎不姓 “贾” 也不姓 “孙”。贾跃亭至今没有回国,员工甚至搞不清贾跃亭的办公室还在不在。孙宏斌也于 2019 年退出了乐融致新董事会。

李晓伟是乐视智能生态执行副总裁,隶属于乐融致新。他此前就职于一家跨国电子集团,2019 年抱着一种 “如履薄冰” 的心态加入乐视,对于没有老板这种说法,李晓伟认为是一种表象,并不完全正确 —— 乐融致新现任 CEO 为张巍,乐视网的董事长为刘延峰。

张巍此前担任过乐视网财务总监、乐视网公司总经理。刘延峰出生于 1987 年,2019 年被聘为乐视网董事长,此前没有视频网站的从业经验,任职于河北家兴易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“具体业务由我们管理层为主,重要决策(张、刘)两位老板都会参与。而经营、业务、组织上的一些重大变化,更高层才会看一下。” 李晓伟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,他从未直接向融创汇报过工作。

对于李晓伟等一众管理层来说,如今 “现金流” 是公司首要目标。

以从创业板退市至新三板的乐视网为例,2016 年 —2019 年,乐视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 - 10.68 亿、-26.41 亿、-10.75 亿、-1.65 亿元。2020 年 —2021 年,乐视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达 1.08 亿元、7614.05 万元,同期公司营收分别为 4.68 亿元、4.18 亿元。

2021 年 12 月,乐视曾发表公开信,表示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,乐视(乐视网、乐融致新)已经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。

一位乐视离职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当上述经营数据出来后,老乐视人曾齐聚一堂,有人现场连线了贾跃亭。

“多年来,乐视还没有实现过这样的目标,这个数字意味着,我们公司能够走向可持续性。” 李晓伟说。

12

乐视超级电视至今仍有 1200 万终端。 (南方周末记者 梅岭 / 图)

电视、手机 “双龙头”

“原来乐视有很多生态,2016 年出现问题后,乐融致新把电视这条生态一直保留了下来,其他的都有过中断。” 李晓伟介绍。

2012 年,乐视网成立子公司乐融致新,经营乐视电视的相关业务。次年 5 月,乐视发布第一代超级电视。

“5 月 7 日这场发布会,是我第一次见到贾总,他的个人魅力以及超级电视非常吸引我。” 赵昂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他是乐融致新用户服务中心运营总监,大学学的是金融专业,毕业后却选择加入乐视,从最简单的客服做起。

乐视电视的销售量逐年递增,从 2014 年的 150 万台快速增加到 2016 年的 600 万台。2015 年,乐视还推出第一款手机,当年实现 400 万台销量,2016 年,乐视手机累计销量达 2000 万台。

乐视生态后来仍在不断扩大,产品品类越来越多,团队扩张亦十分迅猛,赵昂开始转做产品培训,组建了新团队。

“三天两头开个发布会,动不动就是明星,规模很大。” 现在回忆起来,当时整个公司处于一种持续的、高度兴奋的状态,赵昂有时也会产生一丝隐忧,发展是不是太快了?

2016 年债务危机爆发后,赵昂所在的客服部门没有因为公司陷入困境而工作量减少,反而增多了。

“当时用户在新闻上看到各种消息,都会来问,电视售后还有没有保障,你们是不是要倒闭了。随着后期人员出现流失,有些用户的产品可能好几个月没修好,自然也会来询问。” 赵昂说,2016 年 —2018 年是公司最困难的时刻,乐视真正能喘口气,应该是在 2020 年。

另一位乐视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我们并不清楚贾总把天捅了多大,但自己的工作还是要继续,2016 年以后,乐视其实并没有停下,无论是视频,还是硬件。”

李晓伟提供的数据是,债务危机爆发后,乐视超级电视销量曾出现过比较大的下滑,但至今,乐视超级电视仍有 1200 万终端。“有限的资金,只能优先用于存量客户的服务。如视频、硬件售后,是乐视最先保的。”

他还表示,乐融致新 2018 年以后重新出发,逐步恢复了一些生态产品的生产和销售,想形成一个电视、手机双龙头的智能生态的产品矩阵。其中电视为核心,手机为新的增长点。

乐融致新 CEO 张巍曾在 2021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2020 年,乐融致新的电视销量在 40 万 —50 万台之间。

乐融致新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6 年 —2022 年,乐融致新共推出 102 款超级电视新品 2021 年 9 月,乐融致新推出售价 1299 元 / 台的 S1 手机;2022 年,乐视手机 Y1pro 上市,售价 499 元 / 台,乐视 Y2pro 售价 599 元 / 台。

“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说,可以用‘火爆’形容。” 李晓伟说,但他没有透露具体的经营数据。

从京东上的销售情况来看,乐视超级电视自营旗舰店有 193.9 万人关注,销量最高的乐视 G65S 产品评价超过 10 万条,F32C 产品评价超过 50 万条。letv 手机旗舰店仅有 196 人关注,但 Y1pro 产品评价过千。

2020 年 8 月,乐视与汇通达签署战略合作,从 2021 年开始,逐步推出了耳机、智能门锁、移动电源、智能牙刷、无线麦克风、智能手表、油烟机、燃气灶、热水器、空调等多类新品。

作为乐迷和老员工,赵昂怀念过去天马行空的产品,但那需要烧很多钱,现在的乐视,没有办法投入巨额的研发费用以及铺设渠道,更多的是维系生存和发展。

“由于此前教训太痛,现在的管理层不会再去着眼规模。” 另一位乐视员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李晓伟也没有透露乐融致新的研发费用,只是表示研发人员占乐融致新员工总人数的 60%—70%,“我们依然把自己当成一个创业公司”。

 

中老年人爱看的视频网站

乐视登上微博热搜后,有网友调侃:“一部《甄嬛传》,保住了乐视一生的荣华富贵。”

2005 年,刚成立一年的乐视网采买了花儿影视投资的第一部作品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。随后,双方又合作了《金婚》《新编辑部故事》等多部影片。2011 年,乐视斥资 2000 万元买下《甄嬛传》的独家网络版权。

2013 年,乐视网又花了 9 亿元收购了花儿影视 100% 股权。

《甄嬛传》播出 11 年,已被网友 “盘出包浆”。花儿影视创始人敦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《甄嬛传》每年持续带来一千万元的收入,还不包括其他用户二次创作的收益。

但《甄嬛传》带来的收益,显然不能支撑目前乐视网的运营。

据 2021 年年报,报告期内乐视网实现营收 4.68 亿元,其中会员及发行业务实现营收 3.96 亿元,电视剧发行收入 9559 万元,同比均实现正增长。期末公司预付版权及电视剧拍摄款为 1.72 亿元,预收版权及电视剧发行款为 4.79 亿元。

马赛表示,《甄嬛传》对于乐视来说有很多里程碑式的意义。如《甄嬛传》对乐视视频的流量贡献能占到 10%,即每 10 个乐视视频会员中,就有一个会员是为了《甄嬛传》而来。

除《甄嬛传》以外,乐视网手中还握有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《太子妃升职记》《芈月传》《白鹿原》《心理罪》等热播剧版权。它们不仅为乐视网赚取会员费用、广告收入,还可通过版权分销的方式收取版权费。

热播剧之于乐视网,类似于超级电视之于乐融致新 —— 稳定、持续、没有中断的用户量,让乐视没有彻底停下来,从而 “逃过一死”。

如今的乐视网,在马赛看来,更像是一个成熟的中年人,“过去乐视网发展太快,新员工培训都要排队,有的员工入职好几个月了,才能安排上”。

与乐融致新一样,马赛表示,“现在乐视网的管理层,同样以现金流为重。”

这体现在乐视网新上剧中。“过去,我们会有很多 S 级、超 S 级的电视剧,邀请大量的明星。现在的乐视网,更偏向于内容更大众化的中等剧。”

财报显示,2021 年度,乐视网视频网站新增注册用户约 600 万,新上跟播剧 70 部 (2287 集)、片库剧 1068 部 (32080 集),电影 480 部、动画 74 部 (2846 集)。

“以前的乐视视频,靠明星、靠烧钱,现在的乐视网,更像是我的父母会愿意看的视频网站,这部分市场仍然很大、很重要。” 一位乐视网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。

让马赛很意外的是,就在二十多天前,一部名为《黎明破晓前》的抗战剧,在乐视视频播放排行榜中,意外地超过了霸榜多年的《甄嬛传》。

“这不是一个流量剧,而是中老年人特别爱看的抗战剧,我们自己都觉得很神奇。” 马赛说。

不够公司还利息

尽管乐视网近两年现金流转正,但巨额负债仍在吞噬公司账面利润。

因大股东贾跃亭违规担保案商誉减值计提、历史债务利息费用等预计负债影响,乐视网 2020 年 —2021 年的归母净利润为 - 24.95 亿元、-21.46 亿元。截至 2021 年,乐视网负债总计 220.65 亿元,这一年公司历史债务利息费用达 4.6 亿元。

换句话说,乐视网全年营收,还不够公司还利息。

2019 年 10 月,乐视网曾发布相关澄清公告,就债务问题喊话贾跃亭。其中提及,乐视网自 2017 年爆发经营危机以来,贾跃亭先生多次宣称保证偿还,但未有任何实际行动。

2018 年 8 月至今,乐视网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已经进行多次谈判,但由于解决方案的落地和执行依赖大股东的处理意愿和实际执行,因此乐视网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没有任何进展。截至目前,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,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。

据乐视网 2021 年年报,公司目前仍未与主要债权人就债务展期、偿还方案等达成和解。

对于庞大的债务问题,李晓伟表示自己不能代表公司,仅从他个人而言,先让乐视成为一个有正向现金流的公司,才能对债权方、投资方有所交代。“我们现在只要活下去。”

对于仍然留在乐融大厦的员工来说,历史债务就像这栋大厦归属权一样错综复杂。2016 年,贾跃亭为乐视控股旗下网约车易到融资,将乐融大厦抵押担保,向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借款 14.52 亿元,后者是 “中植系” 旗下公司。

2017 年,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,韬蕴资本接盘了易到。由此,乐融大厦被浙江中泰与韬蕴资本反复撕扯。2021 年 11 月底,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拍下了已经两次流拍的乐融大厦,价格为 5.73 亿元。

韬蕴资本随后发布声明称,对乐融大厦的拍卖深感震惊和不解,并提出了相关质疑。

受访的乐视员工们并没有留意到办公楼的归属争议,但有人感慨地表示,“从 7 月份起,乐视就要向乐融大厦缴纳租金了”。

南方周末记者 梅岭

来源:南方周末


标签:下来  老板  活下来  
   相关评论

本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任何人不得倒卖、行骗、传播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!
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内容、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,敬请谅解!

投诉侵权邮箱:lmg666@vip.qq.com 或联系QQ:409708470 树洞 主机测评 云导航 网站地图